向宇宙首富发起冲击!他的9家公司里,特斯拉最没技术含量

发布时间:2021-11-30编辑:admin阅读(12)

特斯拉,只是马斯克财富版图的冰山一角。1世界首富2021年1月7日,全球首富的宝座上,悄悄换人了。这一次登顶的,是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。在那一天,他的身价超过1850亿美元,一举超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。在这之前,贝佐斯已经在“全球首富”这个位置上坐了4年。有意思的是,在得知自己成为全球新首富后,马斯克本人相当淡定。他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回应“how strange”(这太奇怪了),然后说道“well,back to work”(好的,回去工作吧)。这绝对是凡尔赛本凡。但彼时的马斯克没有意识到,特斯拉会继续把他带往更高的山巅。在近十个月之后,也就是2021年11月,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,受特斯拉股价的飙涨影响,马斯克的个人财富再创新高,个人财富达到3350亿美元,再次成为全球首富。这也让马斯克成为福布斯统计史上最富有的人。3350亿美元,绝大多数人都对这个数字没有概念,我们来做一下对比。这个数字,比世界前首富贝佐斯的个人财富(1930亿美元)多了整整1420亿美元。这个数字,是“股神”巴菲特个人财富的3倍多。更夸张的是,这个数字比马斯克出生的国家——南非一年的GDP(2020 年3019亿美元)还要多331亿美元。真正的富可敌国。马斯克当时的这个身价,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是2.1万亿,是中国首富钟睒睒的3.8倍,是互联网大佬马云的5.8倍。更让人惊讶的,是马斯克财富增长的速度。仅仅在2020年初,马斯克的身家还只有270亿美元,接下来的365天里,他身家暴增——2020年7月,马斯克的身价超过了“股神”巴菲特,成为全球第七富豪。11月,马斯克又超越比尔·盖茨成为全球第二富豪。2021开年仅一周,他的财富就增加了280亿美元,相当于一天增长40亿美元,换算成人民币,每秒钟增长30万元——只需要3分钟,马斯克就能买下一套深圳湾1号的大平层。成为首富的这年,马斯克才49岁,而排在他身后的全球超级富豪,贝佐斯57岁、阿诺特72岁、盖茨65岁,巴菲特更是已经90高龄。看着如今的马斯克,你也许很难想象,仅仅两三年前,这个人一度濒临破产。2017 年中至2019年中,Model 3产能爬坡长期处在极端的压力和痛苦之下。那是马斯克的至暗时刻。转折点是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实现量产,从那之后,特斯拉无论是汽车生产交付量还是在资本市场的表现,都是一路高歌猛进。整个2020年,特斯拉的股价和市值暴增了743%,这让马斯克的个人财富在12个月内增加超过1500亿美元。拉长时间来看,特斯拉股票自2010年初公开发行以来,已经升值23900%。靠着特斯拉的股价飞跃,史上排名晋升最快的富豪,就这样诞生了。29家公司,特斯拉最没技术含量特斯拉把马斯克送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,但马斯克却说:“我2/3的痛苦都源于特斯拉。”这话应该不假,自2003年成立以来,特斯拉经历了颇多坎坷。2008年才造出第一款汽车产品Roadster,2013年才实现首次盈利,上市后的股价也长期不温不火。在马斯克看来,造车不是他的理想,将人类送上火星才是。根据梳理,时至今日,马斯克名下已经有九家公司。当你以为特斯拉已经够让人惊艳了,但实际上,这才刚刚触摸到马斯克科技帝国的底层。1、Tesla(特斯拉)一家通过电能和太阳能改变人类出行方式的汽车公司。特斯拉已经超过丰田成为全球最大的车企,并且牢牢占据新能源汽车销售冠军的位置。一飞冲天的股价,助力马斯克登顶世界首富。2、Space X这是全球唯一一家私人控股运营的火箭发射公司。主要产品是猎鹰1~9号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,公司运营13年以来,发射火箭的次数超过美国航天局NASA,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火箭升空。3、Solar City2008年10月成立,是一家专门发展家用光伏发电项目的公司,位于加州福斯特城。其主要研发方向是光伏发电。4、Star Link星链,致力于卫星系统的部署应用,计划在2019年至2024年间在太空搭建由约1.2万颗卫星组成的“星链”网络,其中1584颗将部署在地球上空550千米处的近地轨道,并从2020年开始工作。在这家公司的努力下,手机的信号接收有望从基站变成“近地卫星”。5、NeuralinkNeuralink致力于生物、物理交互研究,其产品构想就是“脑机接口”。如果这个技术研发成功,人类将不用再花费大量的时间学习,人类已有的知识,都能通过脑机接口“灌”进大脑。换句话说,人类的记忆可以实现拷贝、转移,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就是未来的“永生”。就在今年初,这家公司放出了一个3分28秒的视频,展示了一只9岁猴子用意念玩电子乒乓球游戏的画面。这只猴子的颅骨被植入了一颗芯片,能无线充电,猴子的外表看不出来任何异常。6、Model π11月12日,有国外网友上传了特斯拉手机的宣传、演示视频。手机命名为“Model π”。该手机采用光能充电,并通过星联方式通信,即使远在戈壁滩,大洋当中,高山之巅仍可网上冲浪,不受影响,还可能免费通信。不用交话费,在哪都可上网,这样的手机,谁能不心动?7、Hyperloop这是一家轨道交通公司,研究方向是封闭式真空磁悬浮列车,即将进入试运行阶段。理想状态下,磁悬浮列车会像在水管里高速运行的胶囊一样以超最高速行驶。到时候,北京到上海,只要10分钟。8、Boring Company这家公司主要研发方向是做地下交通轨道。2021年2月和5月,其已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地下挖了两段隧道,有点类似城际地铁。9、Open ai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,目标是以安全的方式实现通用人工智能(AGI),使全人类平等受益。而且,这还是一家开放性的研究公司,所有研究成果将会全部公布并可免费使用。这九家公司,每一个都将改写人类进程。据说,特斯拉是里边最没有技术含量的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未来马斯克的财富还将继续增长。你想想,光一个特斯拉上市,就把马斯克送上全球首富宝座了,如果这些公司都上市,马斯克岂不是要冲击宇宙首富?3马斯克成功的秘密在很多人眼中,马斯克是一个幸运儿。公开资料显示,马斯克的母亲是加拿大人,父亲是南非人,马斯克从小在南非普勒托利亚长大,目前拥有美国、南非与加拿大三国的国籍。马斯克的童年并不幸福。父母感情不和,在他9岁时就离婚;他本人遭遇校园暴力,“差点被打死”。这样的经历,使得马斯克打小就非常内向,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阅读上,每天读书超过10个小时。可能是对知识和技术的极度热爱,马斯克在12岁那年就编写出了太空射击游戏Blastar,被一家公司以500美金的价格买下。大学毕业后,他又和弟弟金巴尔一起创办了名为Global Link的信息网站(后来更名为Zip2),这家公司很快就被康柏收购,价码是3亿美元,马斯克分到2200万。年纪轻轻就得到巨款,马斯克没有就此沉沦。经历再一次创业后,2002年,马斯克以15亿美元将在线支付平台PayPal出售给eBay,并用套现的资金开始投资“梦想”。当时的马斯克,投了1个亿给SpaceX,向新能源汽车特斯拉砸了7000万,又向做太阳能面板的太阳城SolarCity砸了1000万。自此之后,马斯克的生活,就和火箭、汽车、能源制造这些“硬科技”,紧紧地绑定在一起。尽管有多达九家公司,但目前马斯克四分之三的财富依然来自于特斯拉。有人曾问过马斯克,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他的回答,十分朴实无华:第一,非常努力地工作。第二,吸引顶尖人才与你共事。第三,聚焦在信号,而非杂音。第四,不要盲目跟随潮流。其中第四点,广为人称道的是其背后运用的第一性原理。在马斯克看来,世界上没有什么难事,无非就是如何了解事物本质,并按照基本规律行事而已。这种原则,他称之为“第一性原理”。例如,发射火箭的成本很高,价格很贵,马斯克就自己研究火箭的原理和基本构造,最后得出,火箭的生产成本其实很低,与其高价买,不如自己造。再如,电动车最核心的部件是电池,但市场上的电池都很贵,马斯克就决定自己研发电池,让汽车电池的价格大幅降低。正是凭借这种洞察和定力,马斯克最终穿越阴霾,把特斯拉给做成了。用马斯克的视角来看,成功如果有秘诀,那就是第一性原理。4尾声登顶全球首富后,马斯克在社交网站上置顶了一篇旧文。里头谈到了他的财富规划:我的钱,大约一半倾向于用来帮助解决地球上问题,另外一半来帮助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给的城市,来保证(所有物种)生命的延续——以防:地球像恐龙一样被流星撞击,或者因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自我毁灭。马斯克可能真的来自火星,他对火星的渴望,从来没有变过。近代以来,我们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。从“蒸汽时代”到“电气时代”,再到“信息时代”,每一次变革,都让这个世界的经济结构、商业模式、文化生活以及政治格局得到重构。而马斯克这种面向太空的技术探索,让我们看到了,一个超脱于计算机和互联网之外的科技发展新时代,正在向我们走来。这个趋势,值得我们思考。正和岛曾做过一个统计,全球158个产业类目、632个领军企业里,中国有24家,美国是73家,我们正好是美国的1/3。更重要的是,生命科学、信息技术等高科技领域,绝大多数都被美国人占据着。而我们的优势领域,基本上分布在比较传统的产业里,比如煤炭、纺织、建筑公司等。过去十几年,我们模仿美国,希望通过发展服务业和互联网来推动经济增长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楼市、互联网+、金融得到了充分甚至野蛮的发展。但在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后,我们突然意识到,这种发展模式是极为脆弱的,哪怕我们的消费互联网再强大,在核心技术上,我们依然被西方国家卡着脖子。我们猛然发现,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利润更多来自于“租金”,而不是真正的社会价值增长。别人的科技巨头想着上火星,我们的巨头,满脑子想着放贷。电商、外卖、网约车、在线教育……这些所谓的“颠覆”,并不能让我们的国家成为科技实力上的领先者。与此同时,这些巨头发展的弊端却开始显现。它们用电商搞垮了实体小店,用网约车抢了出租车的饭碗,用外卖流量入口绑架了餐饮店老板,还要用资本补贴下的送菜服务逼死菜市场小摊贩。大家失去了一切,变成了互联网巨头的打工人,不愿意内卷的,只能无奈躺平。过去这一轮反垄断风潮,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掀起的。至于破局之道,时代已经做出了投票:呼唤更多的马斯克。

标签财经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