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多家超市因“萝卜擦子”被告,进货百元被判赔万元!新黄河对话当事人

发布时间:2021-12-08编辑:admin阅读(9)

近日,河南多名商户因售卖“萝卜擦子”,被一位名叫魏鹏的男子起诉至法院并索赔一事,在网络引发争议。新黄河记者调查发现,济南及德州等地的多家商户,也因相同原因被魏鹏起诉。不少商家批发“萝卜擦子”花了不到百元,最终却被判赔万元。被起诉的老板们介绍,曾有人专程购买“萝卜擦子”做公证,半年后便递来“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”的诉状要求索赔。如若和解,费用往往也在7000元到万元左右。对此,大量商家认为自己遭遇到了“维权套路”。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魏鹏近年来因“萝卜擦子”外观专利对簿公堂的案件达几十起,覆盖了山东、河南、河北等省份。6日下午,新黄河记者拨通了魏鹏的电话。他介绍,目前的维权属于合理维权。他在2017年发现市场上出现了盗用他专利的产品,并于2018年开始维权,“现在是群体侵权,不是个体侵权。”济南商户因“萝卜擦子”被告,进货百元被判赔万元“进了‘萝卜擦子’,还没卖出去就赔了一万…...”6日下午,槐荫区一帆购物超市老板赵先生告诉新黄河记者,2019年他收到了一封关于“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”的诉讼。赵先生表示,一位叫魏鹏的原告起诉他侵犯了一款“刮丝器”的外观专利权,要求立刻停止销售侵犯原告专利权的产品行为,并索赔3万元,这让他感到疑惑。在收到诉讼后,他快速调监控并回忆着事情的所有经过,由于时间太久监控记录早已覆盖,查不到任何相关信息。“超市里一共有20个摄像头,储存空间有限,监控记录的内容会保存一个月。半年才收到诉讼,时间过去那么久,监控也查不到相关人物长相,想给同行提醒都难。”赵先生说,“法院的一纸传票下来说要赔3万,有律师给我打电话,说拿7000元可以调解。我坚持打官司,最后判赔了1万元。”此事过后,也有济南周边的其他商家联系赵先生,表示自己遇到了相同的情况。“打官司的不少,但选择调解的更多”。边说着,赵先生拿出了诉讼案的“主角”——一款已经无法再售卖的“萝卜擦子”。当初拿货时,小号“擦子”进价为2元,大号为3元,进货总共花了百元左右。赵先生提供的涉事“萝卜擦子”回想起事情的经过,赵先生表示,他在进货时疏忽了。“进货的单子上,一般需要标有进货地址及公章等,这样才算是一个完整的进货单。但平时进小百货,一些程序也就省了,就是因为忽视了这种小细节,才有那么多人中招。”赵先生表示:“希望和自己一样做生意的人能够擦亮眼睛,不要再吃这种亏了。”齐河也有10余家商户“中招”,超市老板进货“心慌慌”“我们也是一样的情况,今年11月15日刚开了庭。”7日上午,德州市齐河县海洋超市老板娘汤女士联系上新黄河记者,表示自家今年也因“萝卜擦子”被告。她介绍,自家店铺遇到的情况与其他超市店主的情况如出一辙。“也是有人来我家买‘擦子’,买的时候不光拿‘擦子’,还买了书包之类的其他东西。这些东西都做过公证,证明是从我这里买走的,几个月以后就收到了传票。”汤女士接到的民事起诉状汤女士表示,收到来自魏鹏的民事起诉状后,她找出了自己的进货单,进货时有按规范要求进行盖章。“这些进货单,能证明我进的‘擦子’是从合理来源购入的。”根据汤女士提供的民事起诉状可以看到,魏鹏因专利侵权一事索赔3万元。汤女士保留的“萝卜擦子”进货单“一开始说要1万块钱和解,知道我有规范的进货单以后,把赔偿金额降了,说要1500元和解。”汤女士说,她原本想着息事宁人赔偿1000元左右,怎料对方坚定索赔1500元。“我心想,那就打吧!”汤女士说,目前她的判决书还未下达,但与她一样被维权的商户在齐河县有10几家。“我家进就进了两箱‘擦子’,两年的工夫只卖出了10几个。”汤女士仓库内未售出的“萝卜擦子”汤女士说,同城有的商家一个都没卖出去,也同样收到了民事起诉书。目前超市经营者都人心惶惶,因为除“萝卜擦子”外,已经陆续有相同类型、不同产品的维权事件找上门。“说实话现在进货都心慌,咱不可能每次进货都看人家的专利证书,有些批发商嫌麻烦都不给看。像魏鹏这样的情况如果没有人制止,会越来越多。”当事人因“刮丝器”全国维权:“越打越多,集体侵权”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,魏鹏近年来与山东、河南、呼和浩特等地的多家超市、五金店,因“刮丝器”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问题产生纠纷。值得一提的是,魏鹏维权的案例曾入选2019年度专利行政保护十大典型案例。6日下午,新黄河记者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,检索到了设计人为魏鹏的那款“刮丝器”,其专利申请号为CN201630047677.0,申请日期为2016年2月19日。根据其设计主视图可以看到,刮丝器整体为长方形,把手处及芯板周围是木质,芯板为红色底色,并有四排金属刀片。整体样式与“一帆商店”老板赵先生给新黄河记者展示的刮丝器外观几乎一样。魏鹏的“刮丝器”外观设计专利针对魏鹏因“刮丝器”与多名商家产生外观设计专利纠纷一事,6日下午新黄河记者两次致电魏鹏。针对记者提出的“后续是否会继续对此进行维权”的疑问,对方表示“是的”。“我现在已经跟国家知识产权局沟通完了,知识产权局正在接管这个事情。”魏鹏表示,目前此事未具体落实,暂不方便进行沟通。在第二次致电时,魏鹏说,他在2017年就发现市场上出现了盗用自己专利的产品,2018年在石家庄打了第一次官司。“现在太多了,满地都是,越打越多。现在是群体侵权,不是个体侵权。”魏鹏说,针对这类群体侵权、恶意侵权行为,国家也提倡严厉打击。随后,新黄河记者多次致电国家知识产权局媒体联络热线,电话长期无人接听。专利维权纠纷频现,业内人士:外观专利越发受重视新黄河记者检索发现,近几年诸如此类的维权事件不在少数。曾获得2018年“中国专利金奖”的自拍杆,入选最高法的经典案例,其专利持有者针对小微主体,手机店、超市等地方发起“地毯式”专利维权。有数据显示,此事的裁判文书达到6000余份,获赔总金额超过3000万元;今年4月,浙江一五金店禁不住推销员推销,购买了一盒木工铅笔。推销员走后,很快有人指定购买该品牌铅笔。此后不久,五金店就因售卖“冒牌”铅笔被起诉,遭索赔33200元......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观专利办理机构业内人士向新黄河记者介绍,我国专利目前分为发明、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三种。“外观设计专利在注册时,主要看其形状、图案、色彩或者其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上应用的新设计,也就是新颖性与独创性。外观专利在申请时也需支付相关申请费、登记费等,总计花费千元左右。”该业内人士表示,设计人在申请成功后,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期限为十年,自申请之日起开始计算,并且自专利授权日起交纳年费,其年费缴纳标准值按年数增长而递增。“在欧美国家,因外观专利纠纷维权的情况更多。做外贸和跨境电商的商人都很注重专利问题,近几年,外观专利问题在我国也越来越受重视。”法律人士:起诉者维权属合理范围,零售商进货时需更警惕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》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,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,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,都不得实施其专利,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、许诺销售、销售、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。也就是说,这些被起诉的零售商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销售这款有外观专利的“刮丝器”,的确属于侵权行为。”山东争渡律师事务所黄西文介绍,从法律角度来看,魏鹏属于在合理范围内维护个人权益。有商户提出,自己的文化水平不高,法律意识较为薄弱,加之货品量大,在进货时很难做到一一核查哪样商品带有专利。“就算没有魏鹏,以后会不会再有张鹏、王鹏、吴鹏?未经魏鹏授权就创作‘萝卜擦子’的厂商,是不是也应该被追究呢?”一名商户发问。对此,黄西文建议零售商在进货时谨慎核对供货商资质,保留好进货证据。“根据相关规定,商家如若可以提供正式的进货渠道,证明来源合法,在证据充足的情况下可以免于承担责任。所以呼吁商家,尽量杜绝从非正规渠道进货。”新黄河客户端记者:孟天宇 实习生:郭雷鸣 编辑:孙菲菲更多内容请关注新黄河客户端。应用商店搜索“新黄河”,下载安装。新黄河,与时代一起奔流!

标签未知

评论